我是你的小可爱猫vip

闻听此言,江潮生猛地一抬头,一脸惊疑地问道:“岚儿,你会把脉?”

“嗯,跟我师父学了一些。略懂一点。”扬扬点了点头,面色十分坚定。

没等江潮生表态,旁边江潮丰的妻子石英一脸嫌恶地开口了:“大哥,她一个十几岁的傻丫头能懂什么啊?快别让她折腾了。梁大夫说大嫂已经不行了,你就让大嫂安心地去吧!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正抹着眼泪的小江澈不乐意了,“谁说我二姐姐不懂治病的?我二姐姐医术可好了。刚才,我犯了病,就是我二姐姐给我治好的。”

“你的病,你二姐姐给你治好了?怎么可能?!”闻听此言,江潮起的妻子柳芳菲立刻不可置信地惊呼了出来。

小江澈立刻重重点头,“是啊!我犯了病,身体疼得厉害,我喝了二姐姐给我的药,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

柳芳菲双眼的瞳孔猛地一缩,不可置信地盯着扬扬反复打量。好半天都没再开口。

“你跟你那个灵修师父学艺,不过才学了一个多月,居然就会看病了?”江潮生又惊又喜又有些不可置信。

扬扬苦笑了一下,“我只是略懂了一些医术。我师父给了我一些丹药,恰好对澈儿的病能起一些作用。我便用药暂时把他的病压制了一下。其实,只是给他减轻了病痛,并未完治愈。不过,以后我会慢慢想办法治好他的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江潮生立刻长出了一口气,赶紧从床边起身站了起来,急切说道:“那你快快给你母亲看看吧!”

扬扬立刻坐到床边,右手三指迅速搭上了成婉云的脉门。

片刻后,她的眉头便紧紧地拧了起来。

粉嫩的旗袍姑娘清爽可人

成婉云的脉象与小江澈的脉象相似,但程度重得多。而且,并不似小江澈一般只是陈疴,而是持续多年不断地在被那种药物毒害。她的机体功能已经完遭到了那种药物的破坏。

成婉云的内脏气血,已经衰弱到了极限,即便是用扬扬自己的血把她体内的毒素清理了,也基本无济于事了,即使是神仙降临,恐怕也无法令她恢复生机了。

扬扬的心里一阵悲哀,一阵荒凉,一阵愤怒。这究竟是在谋害成婉云和江澈母子两个啊?!

真是好歹毒好深沉的用心啊!

从成婉云的脉象来推断,她中这个毒已经不下五六年了。

综合看成婉云和江澈的中毒时间,她已经基本可以断定,江澈身上的毒素,应该就是从成婉云的母腹中而来的。

这个孩子能被顺利地生下来,并活到现在,还真是个奇迹。

虽然,江澈成功地活了下来,可是他基本与个废人无异。如果不能彻底治愈的话,以他的病情,也活不了多少年了。

这究竟是谁要这般处心积虑地毒害这母子俩啊?

扬扬的心里真的是好恨!

虽然,她和这母子两个不算是完完的亲生骨肉。但也不能不说是血脉相连。

毕竟,莫紫岚的部骨血精华都在她的身体里面。从这方面来说,他们母子就是她的骨肉亲人。

而且,自从她今天无比忐忑地来到江家,她已经从成婉云和江澈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。

在这个陌生的苍灵世界里,这份亲情,对无依无靠的扬扬来说,那绝对是无比珍贵的。

她不想失去这份亲情!

“岚儿,怎么样?你母亲可还有救?”见扬扬拧着眉头半晌不语,江潮生的心里一咯噔,心里刚刚升起的那一点希望的火光开始一点点熄灭。

“娘亲的病很重,我只能给她延缓一些时日……”扬扬的眼圈红了。

江潮生的心猛地一沉,好半天才挤出几句话来:“能延缓几日也是好的……”

“……好!我一定尽我所能地让娘亲多活一些时日。”扬扬神色黯然地应了一声,眼里闪烁着泪光。

说完,扬扬取出那包银针,飞快地在成婉云身上扎了起来。

好一会儿之后,成婉云手脚猛地抽搐了几下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“醒了,醒了!”站在一旁一直一脸沉默着的江潮涌妻子万芸娘惊喜万端地喊了出来。

“娘亲!你可醒了。你都吓死澈儿了。呜呜……”见母亲醒了,小江澈立刻哭着扑上床去,一头扎进了成婉云的怀里。

成婉云非常艰难地抬起来手来,轻轻地给小江澈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十分虚弱地扯出一个温柔的笑意,“澈儿不怕,娘亲没事了。”

“夫人,你总算醒过来了。现在感觉如何?可需要吃点东西?”江潮生擦了一把眼角溢出来的眼泪,含着笑意柔声问成婉云。

成婉云抬眼温柔地看了江潮生一眼,缓缓说道:“我感觉好受一些了。缓一缓,你给我喝半碗百合粳米粥吧。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吩咐人去煮。”江潮生连忙一叠声地吩咐下人去准备。

这时,站在一旁跟着喜极而泣的石英抽了抽鼻子笑道:“想吃东西是好事啊!这就说明眼下是没事了。岚儿竟然真会治病啊?这医术,我看比那个梁大夫还要好。幸亏大哥没听我的话,坚持让岚儿给治。要不然,不就把大嫂给耽误了?”

“还真是没看出来啊,岚儿真是出人意料。”二婶柳芳菲用一种非常奇特的眼神看着扬扬笑道。

成婉云抬眼看着站在床前的扬扬,眼中含着惊喜和欣慰,泪光闪闪地颤声说道:“岚儿,娘终于熬到了你成为正常孩子的一天了。娘终于亲眼看到你长出息了。娘终于不用死不瞑目了。”

“娘,你不要这么说,岚儿一定……一定想办法治你的病……”扬扬的眼睛湿润了,她深深感受到了成婉云那颗炽热的慈母的心。她心中又感动又酸楚。她多么希望她能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!

说完那几句话,成婉云感觉累了,她闭上眼睛微微喘息着养神。

见此情景,二婶柳芳菲冲着三婶石英、四婶万芸娘使了个眼色,三个人一起轻声告辞,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。

江潮生起身把三个弟妹送出了门。

趁此机会,扬扬迅速地跑到屋内的茶桌旁边,背对着床,迅速地将自己的一根手指划破,将血滴入了半杯水中。

然后,端起杯子飞快地跑回床边,将杯中的水喂到了成婉云的唇边。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