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猫banana后来去哪了

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

“那好,姐夫,你接下來需要做的,就是再帮我把这批货劫回來…”洪妙雪轻轻一笑,问庞劲东:“沒问題吧?”

庞劲东有点质疑:“这样搞会不会动静太大了?”

“我才不在乎。”洪妙雪一摊双手:“姐夫,当年你可做过更加轰轰烈烈的事,这点小儿科又算什么呢?…”

庞劲东点点头:“好…”

“廖家珺,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刑事侦查局局长,很显然,她想在我这里立功继续升官…”哈哈一笑,洪妙雪非常狂妄的道:“那我就让她直接升上天堂…”

庞劲东始终不接关于廖家珺的话茬,也从來不表示要怎么对付广厦警方,岔开话題说了一句:“对了,上一笔货款三千万已经收上來了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交给我就成了…”

“你是打算转移到境外,还是洗干净?”

“一部分转移到境外,毕竟我们大本营在境外,要好好建设。另一部分吗,自然要洗干净,留作我们国内活动所需……”洪妙雪掏出烟來点上,浅浅抽了一口:“眼下到处需要用钱,我们出货的速度要加快…”

“把钱转移到境外,需要可靠的地下钱庄。把几千万洗干净,同样需要可靠的人……”庞劲东看着洪妙雪,试探的提出:“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人?”

“用不着。”洪妙雪断然拒绝了:“我有路子。”

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

庞劲东笑了笑:“那就好。”

一边聊着,一边草草吃过晚饭,洪妙雪很快就告辞了。

庞劲东把洪妙雪送走,转身回來,脸色变得很是阴沉。

长野风花走过來,低声道:“季兰果然是洪妙雪派來的,看來她确实不相信你。”

“这个不重要。”庞劲东冷冷一笑:“洪妙雪生性多疑,要是表现得非常相信我,我反倒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那什么才重要?”

“刚才我们吃饭说的话,你也听到了?”沒等长野风花回答,庞劲东接着道:“红魔集团在华夏境内一直遭到严厉打击,但洪妙雪刚刚稳定集团内部,马上卷土重來又是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华夏这个市场太大了,哪怕只有比例非常低的人是瘾君子,也足够红魔集团飞速扩张势力了。”

“那么为什么是广厦市呢?”庞劲东深吸了一口气,若有所思的道:“华夏这么多大,上一任红魔就死在广厦,广厦警方跟红魔集团又打交道最多。上一次警方派出几个卧底,部被红魔斩首,这里的条子算是恨死红魔集团了,洪妙雪偏偏又选择了广厦难道不奇怪吗?”

“这么说起來……确实奇怪。”长野风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先生你是怎么看的?”

“洪妙雪确实不信任我,很多事情都沒告诉我。”顿了顿,庞劲东接着说道:“我怀疑,她在广厦建立了一个关系网,这张网非常强大,可以帮她做很多事。这一次把资金转移境外还有洗干净,就是这张关系网在帮她,我很感兴趣这张网是什么人组成的。”

“肯定是官商勾结了,有官二代也有富商巨贾,我倒是挺感兴趣洪妙雪是怎么搭上这根线的。”长野风花冷冷一笑,问道:“现在的问題是苍浩那边该怎么办?”

“你认为呢?”

“我觉得大家早晚是对手…”

“沒错。”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旋即长叹了一口气:“但在眼下,我们还需要他帮忙,季兰的事情是我们错在先,我看有必要表示一下歉意。”

“怎么表示?”

“你替我去一趟多林寺吧。”

长野风花答应了了:“是…”

第二天一早,长野风花赶去了多林寺,如今的多林寺一如往日的静谧,好像什么都沒发生过一样。

应门的是封禅子,之前他被血狮雇佣兵一起带去了翠峰村,然后又被带了回來,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不过,封禅子很聪明,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,安心的当起了自己的门童,尽管从沒有谁正式委派他做门童。

苍浩经过一夜的休息,终于感觉好了很多,被封禅子唤醒之后,迷迷糊糊睁开双眼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有个叫长野风花的女人要见你,让她进來吗?”

“她?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让她进來吧。”

封禅子出去请人了,苍浩打了个哈欠,从床上坐起來,也沒穿衣服,只是随随便便披上了一件浴袍。

长野风花进來之后,看到苍浩这幅样子就是一愣,然后有些尴尬的道:“你见客人之前不能换套衣服吗?”

“不能。”苍浩又打了一个哈欠,双腿大大分着坐在床上,懒洋洋的道:“我的地盘我做主…”

长野风花无奈的摇摇头:“好吧,随便你……”

“你來干嘛?”苍浩点上烟,悠然抽了一口:“我给你讲,我不希望你去公司找我,因为这会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。你來多林寺这里倒是对的,但我很忙,所以希望你能预约。”

“别在我面前摆谱…”长野风花一瞪眼睛:“告诉你,我來亲自见你,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…”

“是吗。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那你來见我干什么,难道做过对不起我的事,來跟我道歉?”

苍浩这话还真说到要害了,长野风花的表情非常不自然:“我是來为季兰的事情向你道歉的…”

“真正该道歉的是洪妙雪,轮不到你…”苍浩轻哼一声:“你可以回去了…”

“苍浩你什么意思,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?…”长野风花指着苍浩的鼻子,声色厉俱的道:“我告诉你,季兰的事情我们已经给你交代,但你要是耽误了可儿的病情,杀了你也负不起责任…”

苍浩看着长野风花如豆蔻般的指甲,微微一笑:“耽误不了的。”

长野风花一挑眉毛: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“只不过嘛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你來道歉可以,就这么空着手,有点太沒诚意了吧?”
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苍浩直接命令道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长野风花一怔,不明白苍浩什么意思:“干什么?”

“现在哥有点火大…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打一炮,让哥败败火…”

“我……”长野风花本以为苍浩会破口大骂,却万万沒想到听到这么一个要求,这让她很奇怪世上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。

过了许久,长野风花反应过來,怒目而视着苍浩,嘴唇颤抖着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苍浩,能救可儿的命…”苍浩不紧不慢,缓缓的掏出一根烟,叼在嘴里,很无赖道:“所以你跟我说话最好客气点,别忘了我是在免费给你们做事,你还想怎么样?我只是想要个女人,要是不给的话,可儿的病过十年再说如何?”

长野风花彻底傻住了:“你……混蛋…”

“换句话说,我现在是无偿奉献,所以我想什么时候奉献就什么时候奉献,要是等你们有需要了我再奉献,那么我特么就成慰安夫了。”

这通歪理把长野风花说的火冒三丈,却偏偏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反击。

“哥,看上你了,你陪哥玩玩,玩美了我就给可儿治病。”苍浩再次威胁,沒有半分的不好意思,而且越來越无耻: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长野风花目光灼灼,咬牙切齿,很快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:“如果我不脱呢?”

“那你可以走了。”苍浩一翻白眼,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,还一翘一翘的点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