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版香蕉视频app下载

♂? ,,

程橙家。

程橙在书房画画。

祁彦在楼下客厅陪着程萱看动画片。

“宝贝闺女,爹哋问一件事好不好?”祁彦笑眯眯从兜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递到程萱面前晃了晃。

“好,爹哋问。”程萱舔了舔唇角,眼珠子一直围绕在那根棒棒糖上转悠。

“知道妈咪的户口本藏在哪里了吗?我昨天找遍了家里都没有找到。”

“户口本是什么呀?”程萱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的问道。

“就是一个紫红色的小本子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程萱突然点了点头,兴奋的告诉他,她知道。

祁彦窃喜,把手里的棒棒糖递给程萱,“爹哋赏给的,快带爹哋去找找。”

“好。”

北方美女穿大衣铁道旁写真美丽动人

程萱拿着棒棒糖牵着祁彦的手来到了二楼的卧室。

拉来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,程萱找出了一本红色的小本子。

“是这个吗?”

祁彦接过那本小本子一看,失落的摇了摇头,“这是护照,不是户口本啊,来,萱萱,爹哋教认这两个字,护照,huzhao。”

“哦,那什么是户口本。”

“比这个大一些的,方方正正的。”

“爹哋找这个干嘛?”

“跟妈咪结婚啊,没有户口本怎么结婚。”祁彦苦恼的抓了抓头发。

这几天他一直想方设法找到户口本,就是找不到。

而程橙那边就是打定了只爱不结婚的流氓旗号,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爹哋,我问妈咪要吧。”

“可妈咪不一定会给啊,咦,我想到个办法,去跟妈咪说,说幼儿园老师要户口本登记什么档案资料,然后我去买通一下们班主任,这是个好办法,我真是机智。”

祁彦顿时豁然开朗,走出房间去给程萱的班主任打电话。

打算让班主任陪他演一出戏。

只要拿到户口本,他就有能力办成复婚手续。

三年前,他把老婆弄丢了,这次不把老婆给拐回来,他就不叫祁彦。

跟班主任通好气之后,祁彦心情大好,哼着小曲儿回到房间。

走到程萱面前,小声的凑到她耳边交代,“萱萱,现在去找妈咪,问她要户口本,说明天要带去学校。”

“好,爹哋。”

程萱点了点头,然后举着手里的棒棒糖去了书房找程橙。

正忙着画画的程橙完没注意到这个孩子进来。

程萱钻到程橙脚边,伸手扯了扯她的裙子。

“妈咪,妈咪。”

“嗯?萱萱,怎么了?怎么还没让阿姨给洗澡?妈咪今晚要交稿子有点忙,洗完澡早点去睡好不好?”

程橙伸出手摸了摸程萱的小脑袋。

“好,妈咪,老师说明天要带户口本去学校。”

“户口本?带户口本去干嘛?”

程橙狐疑的看着程萱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程萱也记不住刚才爹哋说的什么原因,她就只好说不知道。

“噢,我打个电话给班主任,问一下。”

程橙拿出手机给程萱的班主任打了一个电话。

打完电话之后,程橙明白了什么情况。

“好的,妈咪知道了,明天送去学校的时候,一起带上,然后交给老师好不好?”

“好,妈咪晚安,别太累。”程萱又举着棒棒糖,屁颠屁颠的走出了书房。

程橙撇了撇嘴,没再多想,继续画画了。

第二天早餐过后,祁彦如往常一样坚决开车送程萱去幼儿园。

程橙因为要把户口本亲自交到老师手里。

所以抵达幼儿园之后,亲自把程萱送进了教室,并且把户口本给了老师。

一起走出幼儿园之后,程橙拉开祁彦的车门,准备让他送她回去。

“那个媳妇儿,打辆车回去吧。今天公司有个重要会议要开,我恐怕没时间送回别墅。”

祁彦说谎不带半点脸红的欺骗程橙说道。

“噢,难得看工作这么积极啊,平时不都是把送我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吗?看来有进步,去吧,我打车回去。”

程橙说完转身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坐上出租车回别墅。

祁彦看到人走后,笑眯眯的转身返回幼儿园。

再度去了幼儿园找到了程萱的班主任,把户口本拿了回来,顺便给了那老师一大笔钱。

拿到户口本的祁彦笑眯眯的放在嘴边亲了一口,“橙子啊橙子,从今天开始,又是我祁彦的老婆了,想一辈子做我的女朋友,门都没有。”

请求凌枭寒帮了个忙,动用了一下民政局的关系,复婚的手续用了一上午就办完了。

兜里揣着两本结婚证的祁彦心情格外的好,哼着小曲儿慢慢悠悠的回了公司。

傍晚十分。

程橙从书房出来,伸了个懒腰,赶了一天的画稿,身酸痛的不行。

“快快快,把玫瑰花都摆好,别掉了花瓣,一定要是最新鲜的鲜花……”

客厅内传来杂乱的声音。

程橙拖着家居鞋来到楼下。

只见阿久带着一批人在布置客厅。

大束大束的玫瑰花被运进来,摆放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。

另外还在门上窗户上贴了大红的喜字。

“喂喂喂,们干什么鬼?阿久,这是祁彦吩咐做的吧?他要干嘛?这是我家,别乱折腾好吗?”程橙炮语连珠的质问正在做布置的阿久。

“少奶奶,少爷说把在他下班回来前,把家里装扮的跟新房一样,给您一个惊喜。”

“惊喜?在我面前布置的还叫惊喜吗?他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啊?”程橙蹙着眉头笑问道。

“这个嘛,是秘密,少奶奶,您就别问了,等少爷回来,您就知道了。”

阿久不肯透露太多,笑着敷衍了程橙几句。

从阿久嘴里翘不到话。

程橙只好拿出手机直接把电话打给祁彦。

“让我久在我的别墅里大动干戈,祁彦,又皮痒了吧,找揍是不是?”程橙叉着腰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质问祁彦。

正在开车的祁彦用蓝牙耳机接听着电话,嘴角洋溢着一抹幸福的笑意,“我现在在开车,等回去就知道了啊。等我啊。”

“该不会要跟我求婚吧?”

程橙看了一下别墅四周的布置风格,这好像是要弄成求婚现场。